讲述三英亩土地的故事
来源:宣传处 发布时间:2018-12-26 10:29 浏览次数:

2006年,北京新闻诉汤姆网站成为传统纸质媒体与新媒体的第一例。结果,汤姆的网站悄悄发表了道歉声明和一次性经济补偿。根据和解协议,赔偿金额是保密的,但远低于“新京报”所要求的372万。

2007年“新京报诉浙江在线”案更为复杂。直到2010年,才有理由相信所涉及的7760篇文章应单独提交,不能一起审理。经过三年的诉讼,版权不属于“新京报”。它属于500多位作者。换句话说,它甚至没有资格被起诉。

2014年3月,重庆日报集团发布了版权声明,除了合法的、规定外,未经重庆日报集团授权。其他网站不得使用该组织的版权(包括但不限于新闻作品和图像的版权)。

2014年6月初,广州日报公司对今天的头条新闻客户提起侵权诉讼。 6月18日,“广州日报”撤回诉讼并达成和解。相反,在6月23日,国家版权局宣布对今天的头条新闻进行调查。

归根结底,版权纠纷是三英亩土地上媒体的守卫。既然它是自己的三英亩土地,为什么这么难以保护,没有尊严?当然,中国的知识产权法保护并不完善、低成本侵权、新媒体崛起的原始路径也是原因之一。但是,作为媒体侵权的当事人,他们需要思考很多。

并非所有重印都侵权。

以今天的标题为例,假设他们发布或播放其他媒体,如报纸、期刊、广播、电视和其他关于政治、经济和宗教问题的时事文章。因此,今天的头条新闻不需要许可或报酬,因为这是中国版权法第22条规定的12个公平使用案例之一。此外,如果它只是当前事件的新闻,它不属于版权法的范围,从国际到国内。因此,传统媒体新闻和时事文章被复制,不能说对方侵权。问题是,区分专题文章的标准是什么?白居易在“元九书”中说,除了时事,新闻作品中还有许多值得思考的地方:文章是定期写的,歌曲和诗歌是一起写的。到目前为止,“着作权法”还没有明确界定时事条款的概念,让人流汗。 2012年,140位现任评论员致函国家版权局,要求澄清这一概念。

此外,在括号中,作者指出,除广播外,不得发表任何其他出版物。广播有两个含义:第一,版权主体是作者,而不是媒体。如果媒体想要起诉其他媒体侵权,他们必须首先拥有该作品的版权。这里有一个误解,第一个出版的媒体版权作品。事实上,出版媒体在记者或其他单位的独立作者的作品中没有版权。甚至媒体记者也必须与该单位签署版权协议,以确保作品的版权是该单位的一部分,以便该单位可以听到自己的声音。起诉的权利必须说传统媒体在这方面显然不够聪明,而且在准备侵权案件时真的有限。其次,您必须声明哪一个可以发布、广播,或者根本不发布,例如重庆日报集团的上述版权声明。然而,这种做法尚未被广泛接受,媒体的影响力将受到影响,其他疑虑将随之而来。这就像是说你有这第三英亩的土地。首先,除了现场的共同土地,那么你必须有土地合同。最后,你必须让别人知道第三英亩的土地是拥有的。

并非所有违规行为都会被起诉。

或者从今天的头条新闻开始,为什么媒体选择在2014年6月起诉今天的头条新闻?如果今天的新闻标题真的不是内容制作者,只是新闻搬运工和新闻搜索引擎,现在的问题是今天的头条新闻是否符合搜索引擎条件。但今天的头条新闻显然不仅仅是新闻搜索引擎,它涉及深层链接和转码,即在其他网站上发布内容,例如在客户端上发布原始内容。将台式计算机上可见的数字格式转换为移动客户端上可见的数字格式违反了当前的法律规则。

但今天的标题是否在2014年6月入侵?自2012年8月推出以来,今天的新闻头条已成为增长最快的信息客户,其在新闻媒体上的内容遭到侵犯。为什么需要两年时间才能被起诉?这是一个非常直接的背景。 2014年6月3日,头条新闻宣布完成1亿美元的C轮融资,公司估值为5亿美元。客户的估值在两年内翻了一番,最终超过30亿美元。其他媒体的成分肯定存在。另外,我们可以用微博上的句子来描述传统媒体和几个主要门户网站的心理。事实证明,它是为猴子杀死鸡只,但现在有必要杀死猴子以显示猴子。猴子不害怕。在工业环境中尊重知识产权是不够的。新权力的兴起始终伴随着原始媒体原有的新闻内容,直到双方的权力平衡达到一定程度,从而打破了原有的产业结构。 10年前的门户网站和10年后的客户也是如此。枪从头部出来,枪声今天无法逃脱头条新闻。此外,侵权诉讼的成本远远高于普通诉讼的成本,被告名单上没有大鱼。

它仍然是三英亩土地的问题。这里的民俗不老。乘客被其他人偷走了。我无法偷走别人的心理来偷瓜。房东很生气,但不是因为瓜子会被村民一个一个地偷走。但如果你遇到一辆勇敢的偷车,你必须把它卖掉。当然,你不能坐下来。

并非所有起诉都是为了保护权利。

如果这两点仍可以说是对媒体的侮辱,那就意味着被侵权的媒体是无耻的。如果窃取甜瓜的人是小偷,那么接触瓷器敲诈勒索的房东有多少道德优势呢?

讲述三英亩土地的故事

该诉讼最初被媒体理解为维护其权利的工具,不涉及太多的竞争和商业利益。例如,上面提到的“新京报诉汤姆”网站比实际利益具有更多的象征意义。也许这是十年来教导我们的侵权诉讼的扭曲和撕裂。也许,市场经济的发展已经在媒体上产生了强烈的经济意识。起诉不再只是保护权利和获得赔偿的工具,而是引起另一方注意的一种方式。获得工业压制和竞争的商业利益和工具。关于金钱的疯狂思考是对媒体抱怨的误解。意想不到的是一个预言,它是今天媒体的写照。或者从今天的头条新闻来看,广州日报公司一直在起诉和解,但半个多月来,它已经叹了口气。随后,国家版权局对今日新闻头条的调查使“广州日报”感到尴尬。最引人注目的是搜狐随后的诉讼,要求今天的标题立即停止侵权,发表道歉声明,并赔偿1100万元的经济损失。这1100万元是怎么出来的?根据今天的头条新闻,搜狐一直在与今天的头条新闻合作,是一个核心部门。搜狐后来被咬了,不仅因为今天的头条融资和估值,还因为行业竞争,他担心搜狐新闻客户的最高地位。与印刷媒体相比,搜狐是新媒体。与今天的新闻头条相比,传统媒体并不是一个名字。但媒体的尊严是什么?信誉在哪里?难怪当这么多媒体联合起来谴责今天的头条新闻时,互联网甚至媒体界都发出了另一个声音来支持今天的头条新闻,赞扬其技术创新,并为行业带来新的发展机会。拥有道德优势以杀死初创企业的行业巨头都有偏见。 7月9日,新闻头条也拒绝显示疲软。 7月9日,他们起诉北京海淀法院,要求搜狐停止低商业损失,公开道歉,消除影响,赔偿100万元的经济损失。

保护您的权利,但您无法创建新值。你的工作是什么

悼念他的不幸并使他愤怒是无可争辩的。可以肯定的是,中国的知识产权黑洞并未使新闻版权的保护立竿见影;传统媒体确实无法阻止各种新闻内容的侵权,诉讼费用过高,诉讼程序复杂曲折;可以肯定的是,新闻业的竞争力非常强,而捐赠甚至破坏的平台也不会使新闻权实现全面进步。然而,无论何种环境,新旧媒体、大亨媒体和商业媒体、侵权媒体和侵权媒体都处于同一社会环境中,公平无法充分实现,但地位和机遇是平等的;虽然这个过程很复杂,但只要您仔细维护,无论您的家人如何,都可以保护您的版权。担心传统媒体目标不明确,优势不明显。

或者东西是三亩,同样的土地,你和其他人一样长大,同样的瓜子是一样的,但是别人可以卖出好价钱,这就是渠道和技术;在同一块土地上,种植和种植其他植物之间存在明显差异。其他人不如你的西瓜好。这是一个满意的问题。

在过去两年中,许多新词、新技术、新功率、大数据、云计算、个性化推广、客户端等出现在媒体上。与此同时,另一个声音也在喊叫,总是说内容为王。做渠道或做内容似乎是媒体转型和发展的迫切选择。渠道管理可能面临经济压力,但根本原因仍然是内容。当传统媒体面对新媒体时,内容总会有一种优越感。事实上,许多传统媒体并不关注内容质量,而是关注内容管理,即内容二级营销。也许没有人比传统媒体更了解如何更好地做内容,他们是否愿意这样做,以及是否激励员工这样做。有一种假设认为,如果现有的知识产权保护完成,媒体市场健全,付费阅读内容成为普遍现象,许多传统媒体的内容王能否更好地发展?我认为它可能会死得越来越快。竞争的同质化,广告的不良和刻板印象的报道是传统媒体的苦果。

他们无法创造新的价值观,在溺水和伏击中慢慢杀戮或消失是最可怕的。在今天重新印刷传统媒体新闻内容、,创造新价值时,我们不仅要考虑侵权问题,还要反思新闻内容价值的回归,并思考如何用力量和尊严。是的,内容为王,但它可以说是一个国王,总是带有宝贵的优质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