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专利制度看大国的兴衰
来源:宣传处 发布时间:2019-06-14 17:01 浏览次数:

在过去的500年里,九个世界大国出现在现代化进程的大舞台上。世界的兴衰正在激起,彼此孤立的世界被推向一体化。但是,为什么我们在这五百年间没有看到中国处于一个大国的阶段呢?明朝的封建君主制达到顶峰,也有所下降。清朝的一项封闭政策使近两个世纪的中国人民盲目傲慢。直到英国和美国大国用这艘船打开通向中国的大门,国家人才才被唤醒,但他们付出了痛苦的代价。在民国时期,封建军阀分裂,八年的抵抗战和三年的内战。一个世纪的半殖民地半封建历史是痛苦和深刻的,为这个国家带来了一百个洞。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之前,一个新的页面被打开了。在回顾五百年的过程中,我们能否从创造神话的九大国的兴衰中找到可用的经验和教训?历史,作为粘贴已经过去的事物的记忆,是一种不应轻易放弃的教学来源。历史,通过澄清过去并理解其中的一些含义,它可以帮助我们思考今天和未来。

一些历史学家认为,在过去的五百年里,世界上只有三个国家拥有世界霸权。荷兰鲲英国和美国。其中一个最重要的问题是,这三个国家,特别是英国和美国,拥有相对先进的系统。这正是中国目前所缺少的。本文仅探讨在大国,特别是英国和美国完善和发展专利制度过程中的差距和经验。

从专利制度看大国的兴衰

专利制度通过根据专利法创建专利权来保护发明。鲲鼓励发明创造,促进发明创造的推广和应用,促进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的法律体系。专利制度的萌芽诞生于中世纪的欧洲。 1474年,威尼斯建立了世界上最接近现代专利制度的第一部法律《专利法》,正式名称为《发明人法规》(inventorbylaw)。 1449年,英国发明了最早的发明专利。当时,亨利六世授予弗兰德johnofutynam一项专利,为伊顿公学制造有色玻璃的方法。 1624年,英国《statuteofmonopolies》(翻译为《垄断法》)开始实施。《垄断法》被认为是现代专利法的创始人。随后,欧洲和美国的其他国家也纷纷效仿。第一项美国专利于1641年作为盐制造方法专利出现。 1787年,美国宪法对专利权作出了相应的规定。这是美国人首次申请专利并使用国家基本法来保护发明和创作。国会于1790年通过了“专利法”,成为美国原始专利法,并成为当时最全面的专利法系统鲲。随后,1836年专利法为现代美国专利制度奠定了基础,美国专利制度走上了正轨。 1852年,英国颁布了《thepatentamendmentact》(翻译为《专利修改法令》),这标志着现代专利制度的最终形成。中国专利制度在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授予尚尚宪章。 “工艺暂行条例”于1911年颁布,是中国最早的专利法。 1923年后,专利制度进一步强调了“第一”发明和改进。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人民政府管理办公室于1950年8月颁布了《保障发明权与专利权暂行条例》,但没有认真执行。现行专利法于1984年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并随着时代的变化进行了修订和完善。第三修订专利法于2009年10月1日实施。

从专利制度的简单发展来看,时间的差异不仅带来了发展的差距。由于该专利已被引入生产领域,它不仅将带来技术创新,而且还将技术引领到最前沿。 1765年,詹姆斯·瓦特在格拉斯哥公园完成了蒸汽机的概念并于1769年申请了专利。它也是1773年保持瓦特速度的英国专利制度,这使得通用蒸汽机的发明者能够打开门为了英国的工业革命,人类开始拥有自己的创造力。专利保护也使得欧洲成为工业革命的发源地,也是世界科技文明的摇篮。它还促使两百多年的美国成为一个富有的超级大国,并实现今天唯一的超级大国地位。美国法学家伊万(evansj。)指出,“过去100年来世界上最先进的国家是鼓励发明者使用专利制度的三个国家。”

然而,作为四大文明之一,中国的专利制度比西欧国家晚几百年出生。在中国古代,有罗盘针鲲火药鲲印刷等科学发明,但由于缺乏法律制度的保护和鼓励,数千年来农业社会停滞不前。 “打印鲲火药和指南针是三项发明,改变了世界各地的整个面貌和状况。”他们为发明的故乡改变了多少?除了向后或向后。他们的后代的后代对祖先的劳动和智慧成就有多大的尊重和珍惜?

现代化跨越了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正在走向知识经济时代。智慧可以永远由个人承担,因此它的创造力和创造力是一个国家持久活力和国家繁荣背后的驱动力的源泉。我们如何才能更有效地激发个人创造力并优化智能结果的部署?最有效的方法是改进专利制度。专利制度给予发明人肯定和保护的奖励鲲,同时它给予国家和社会巨大的推动力和发展背后的推动力。在美国知识界有一句名言,即阳光下的所有新事物都可以获得专利。它激励人们打破思想的束缚,人们的思想沉浸在太阳能照耀的广阔空间中。它以奖励机制的形式激发人类的神奇创造力和想象力,汇集人类的智慧并将其推向前进,最终将智慧转化为生产力,并将其转化为经济发展的源泉。历史阐明了这次旅行的未来。中国已经开放了30多年,30多年来一直在积极开拓世界。对于国际专利制度的成功经验,我们选择从中学习。国家制度适合国家和人民。因此,一切都必须根据中国的具体国情鲲具体实际,着重于完善国内专利制度。思想在行动中占主导地位,因此必须清醒和理性地认识到,这是一个知识经济时代,一个软实力和硬实力相互结合,相互竞争的时代。知识产权是大脑的产物,是包含无限力量的宝贵资源,是文化。建立一种文化不是一件可以在短时间内完成的事情。我们在起点失败了,所以我们有更多的紧迫感和自信心。鲲创新与探索在一体,专利制度不断完善,跟随市场经济发展的步伐。大国“有一个大担心”鲲“有一个大德国”鲲“有一封信很大”鲲“有一个梦想很大。”

参考文献:

[1] Peter Parrett,et al。现代战略的创始人《从马基雅维利到核时代[m]。肘尹红,翻译。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6。

从专利制度看大国的兴衰

[2]曾晨明汝。两岸和欧美专利法[m]。北京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