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游平台:在政治人文基础上
来源:宣传处 发布时间:2020-02-07 20:10 浏览次数:

政治哲学的出现有一个自然的逻辑起点,即通过某种组织使人的生活更美好。 “良好生活”的吸引力必将导致人类重新进行自我反省,从而指向人类本性的讨论。 “政治哲学的学术结构是从哲学的人文主义概念中推导出道德的道德原则,然后将政治价值理论的逻辑扩展到发展逻辑。” \ + 1因此,任何政治思想的建构都将基于某种对人性的猜测,需要哲学提供一种人文主义的概念。

首先,西方的美德和人权

苏格拉底,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奠定了人类文化在西方政治和文化中的基础,并确立了三个基本的人类原则。人是理性的动物;人们的人生目标是道德善良;人类整体存在性欲。

苏格拉底使用提问方法指导他人检查先入为主的伦理观念,并挑战整个希腊神学传统。面对城邦的指责,苏格拉底尽管受到辩护,仍继续遵循“神圣的指导方针”,履行了普通公民遵守法律的义务。苏格拉底之行和苏格拉底之死确立了人类钦佩智慧,抵制传统“牛蒡”的两种身份;尊重城邦国家的公民。柏拉图继承了苏格拉底从内心对外部世界的理解的基本原则,亚里士多德也赋予了道德最终的关注。道德作为对人类生存状态的正确判断,必然会导致人性的超越。因此,柏拉图赋予不同阶级在灵魂秩序中的美德,在城邦建设中,将“鸽城”推向“正义之城”;亚里士多德不满足于“活着”,而是追求“活得好”。

在文艺复兴时期,个人从另一个世界的超越中拯救出来并重新获得了他们的支配地位。作为人文主义的核心和哲学基础,人性建立了以人为本的世界观。马基雅维利完全基于人类忘恩负义,虚伪和虚伪的断言,打破了政治科学和道德。以马基雅维利为出发点,现代政治原则和传统伦理已经取得了根本性的突破。这种突破意味着重建人类学习的根源。因此,一群以霍布斯和洛克为代表的政治哲学家开始从历史或逻辑中追溯自然状态,发现人类的本质或本质,探索政治和权力的根源。人类的自然本性和人类物质欲望的合理性在源头层面得到了肯定。在这一过程中获得了自然权利的范畴,并在此基础上,追求自由,平等和博爱的价值。

第二,中国古代人性中的善恶斗争

孟子在中国政治思想史上第一次系统地阐述了“人性”问题,提出了一种“人人都能成为乞丐”的道德善良理论。他指出,所有人都有怜悯,信游平台:羞耻,尊重,是非,并以这种“四心”为出发点,延伸人们最基本的道德品质。在自然道德“性善”理论的理论基础上,孟子提倡仁义和正义的缓刑政策,即“仁”。儒家仁爱道德的伦理精神与政治深刻融为一体,并延伸到一系列具体的政治运作中。它已成为法庭仪式,司法判决乃至普通人生活的最高指南。与孟子的性善论相反的是“性邪论”。荀子认为“人性是邪恶的,善良的,虚假的”。也就是说,当人们复活时,他们就会变得善良,悲伤和独特。如果他们不克制,他们就会竞争,承诺和禁止。因此,人类需要良好的管理,需要人为的管理。

这种人性判断凸显了圣人的历史地位,封建统治的合理性也就得到了来自人性的确凿论证。荀况的性恶说被韩非和李斯所继承,并以此为基础发展出了主张严刑峻法的重法思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被法家视为赤裸裸的自私自利的关系,韩非从人都是为“利”的观点出发,主张严刑重罚,并“综合出一套信游娱乐:以‘法’为主,‘法’、‘术’、‘势’相结合的君主集权制的统治术”\+②。

关于人性的善与恶的不同断言,发展出了“仁政”和“重法”两种相反的政治主张。可见,政治思想与政治制度背后的理论基础都有关乎于人的某种假设,失去了这种假设,便失去了政治发生的合理性。

三、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

信游平台:在政治人文基础上

信游平台:在政治人文基础上

马克思主义素来以宏大的历史叙事著称。但这并不意味着马克思主义缺乏对人的基本关怀。在马克思主义宏观叙事的框架之中,既存在人学基础个人的现实性;也存在着人学意义上的价值追求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长期以来,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规律被误读为剥夺人们自由个性的无法抗拒的历史铁律。事实上,只有在马克思的视野中,个人才脱离了苍白的抽象概念,成为现实的、活生生的、特殊的个人。马克思抛弃了对人的抽象的道德前定,肯定了人的主观能动性,明确了人的自然属性和社会属性,揭示出人的本质在现实性上是社会关系的总和,并创建性地提出了人的存在方式实践。关于人的这些基本的客观剖析勾勒恢复了有血有肉的鲜活的个人,奠定了马克思主义政治哲学的人学根基。

马克思极具人道主义关怀,他深刻地揭露了资本主义世界中的劳动异化与人的片面发展,并提出了“人的自由而全面发展”的共产主义目标。人的自由而全面的发展并不仅是单个人的纬度,也不是乌托邦主义的虚幻奢求,它对社会的进步有着具体的求和标准一、旧式分工的消失,全自动化操作方式普及基础上

的社会分工;二、社会必劳动时间缩减至最低,自由时间的充裕;三、劳动由谋生手段转变为自由自觉的活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是马克思主义关于建设社会主义新社会的本质求,这一求必然促使我国在不断推动物质文明、政治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设的基础之上,坚持以人为本,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