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企业滥用支配地位的法律控制
来源:宣传处 发布时间:2019-08-23 10:04 浏览次数:

中国的公共企业产业长期以来实行的是企业管理制度,即市场经营与行业管理相结合,具有双重法律地位。一方面,它们是自来水,天然气,电力,铁路,航空客货运输,邮电通信的主体,另一方面,在管理机构的建立和运作方面,它们是在行业管理职位,这是行政。主体。在实践中,公用事业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可以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过度充电

垄断理论表明,垄断者凭借市场结构很可能为市场提供比实际产品少得多的产品,与此相比,与生产成本相比,它是不合理的高。这种滥用也被称为剥削性滥用。由于公用事业在价格方面受到国家监管,其产品或服务的定价通常得到相关政府部门的批准,似乎没有理由进行剥削性滥用。然而,实际情况是,虽然公用事业提供的产品和服务受政府监管甚至政府直接定价,但他们仍然利用各种机会,不受政府价格控制的利润动机。或者在政府价格控制不严的地区,尽量为自己提取不正当的经济利益。例如,一些电力局采取了各种手段,例如增加线路损耗,增加变压器损耗,增加商定的电力和计量电力。 1

公共企业滥用支配地位的法律控制

(2)拒绝交易

拒绝交易意味着公司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拒绝出售其商品或提供服务。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根据合同自由原则,企业有权决定与某企业打交道或与某企业进行贸易。但是,公司拒绝交易的权利并不适用于主导市场的公司,尤其是公用事业公司。这方面是因为公用事业提供的产品或服务与国民经济和民生密切相关。另一方面,除了这些企业的产品或服务之外,市场上没有相同或类似的产品或服务供用户或消费者选择。为了保护企业的正常生产活动和人民的生命,公共企业可能无法凭借其垄断地位抵制市场交易。

公共企业滥用支配地位的法律控制

(3)强制交易

阻碍滥用市场主导公司存在共性,即为了挤占竞争对手或加强其市场支配地位,他们总是试图让竞争对手难以接近交易对手或阻止竞争对手接近买家或卖家。在中国,这种行为主要表现为强制性交易,即迫使买方接受与交易性质无关的与合同无关的商品或服务。

中国目前有两个监管公共企业的法律制度,一个是《反不正当竞争法》,另一个是专门的行业立法。(1)反不正当竞争法

中国现行禁止滥用公用事业的立法是《反不正当竞争法》第6条。它规定“公有企业或其他依法独有的经营者不得限制他人购买其指定经营者的货物以排除该公平其他运营商的竞争。“为了使这项规定可以运作,为了能够遏制其他公用事业的滥用,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于1993年12月发布了《关于禁止公用企业限制竞争行为的若干规定》。

但是,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执法不力一直是一个突出问题,存在客观原因和主观原因。客观地说,许多中国公用事业公司,如铁路局,已占据第二的位置,具有管理行业和市场运作的双重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当工商管理部门调查这些企业的滥用情况时,他们将不可避免地遭遇政府部门的抵制。从主观上讲,工商行政管理的独立性很差。作为一个政府部门,授权他们调查和处理个别企业的不正当竞争行为仍然是可以的。如果他们调查和处理对市场有广泛影响的垄断行为,特别是对行政垄断行为的调查和惩罚,他们的权威是不够的。

(2)行业立法

中国的公共企业立法也有规定这些企业的市场行为。例如,1995年发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力法》是供电公司垄断企业的一个特征,并且有许多反垄断法规。例如,《电力法》第26条第1款规定,供电企业不得违反国家规定拒绝向其营业场所申请用电的单位和个人供电(不得拒绝交易);第41条规定供电企业必须在同一电网上。具有相同电压等级和相同功率类别的用户应实施相同的电价标准(无歧视);第四十三条和第四十四条规定供电企业不得超过电价管理机构制定电价,不得随意改变电价;除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电费不得增加其他费用;收取电费时禁止供电企业收取其他费用(不收取过高的费用);

《电力法》上述禁止性条款,如《反不正当竞争法》条款#,发挥监督作用,以确保这些公司能够在竞争激烈的市场条件下为用户和消费者提供价格合理的优质服务。但是,根据中国目前的经验,行业监管机构在这个行业中规范垄断企业市场行为的做法并不十分有效。主要原因是监管机构往往与受监管企业具有相同的经济利益。一般情况是,当这些公司与其他部门或消费者发生争议时,行业监管机构注重保护行业内企业的利益,而不是保护其他公司和消费者的利益。另一方面,行业监管机构关注的是产业发展和安全生产,而不是如何规范企业的市场竞争行为,尤其是滥用市场主导的公司。这些机构的工作人员应具有强烈的反垄断意识和理念。但是,就中国目前的行业监管机构而言,这些机构的员工没有这样的素质,也没有这样的能力。因此,尽管中国在2000年颁布了《电信条例》,但电信市场的限制性竞争行为和不公平竞争仍然非常严重,甚至发生了许多破坏通信设施和切断电缆的恶性事件,但人们还没有看到中国的信息产业。监管机构已采取措施阻止行业中的限制性竞争和不公平竞争。更重要的是,目前中国公用事业的行业监管法律大多是由行业自己起草的,或者立法机构主要是征求行业内大企业的意见。在这种情况下,行业立法不可避免地保护垄断市场的公司的垄断和利益。以上表明,中国目前的公共企业特别法不是为了保护竞争,而是为了保护垄断。在这种情况下,不得将停止滥用公用事业的任务移交给这些行业的监管机构。至少就目前而言,这些行业的行政机构无法胜任这项任务。

中国尚未建立有效的法律制度来规范公有企业和其他占据市场垄断地位的企业的市场行为。根据其他市场经济国家的经验,这项任务主要由反垄断法承担。传统的反垄断法在实体法中有三个支柱,即禁止卡特尔,禁止滥用市场支配地位和控制兼并。这三个方面都是基于市场经济的实践经验和经济学的基本理论,也就是说,越多的公司可以通过市场地位来限制竞争,就越有可能限制市场供应并提高价格。的产品。该理论适用于任何条件下的垄断。垄断企业不仅操纵市场和价格,而且还导致生产和技术的停滞,以及衰退的趋势。因此,为了保护竞争并维持优化资源配置的市场机制,大多数市场经济体都制定了反垄断法。在市场经济国家的法律体系中,反垄断法具有极其重要的地位。在美国,它被称为“自由企业的大宪章”;在德国,它被称为“经济宪法”;在日本,它是“经济法的核心”。

过去,公用事业公司通常免于反托拉斯法。 2然而,随着20世纪80年代以来经济自由化和放松管制的趋势,国家反垄断法逐渐取消了对公用事业的豁免,特别是滥用权力不得禁止滥用反垄断法中的支配地位。免除规定。根据公用事业滥用其优势的方式,反垄断法通过监督剥削性滥用和监督阻挠性滥用来监督其滥用行为。前者是指价格监管,即防止公共企业在提供产品或服务时对用户和消费者过度收费,并获取不合理的垄断利润。中国草案《反垄断法》还有一条规定,“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经营者不得以高价出售商品。”根据国外惯例,前三种方法可用于确定公司的开发。对于具有可比价格的产品,例如在燃气公司的强制交易中,如果燃气公司销售的燃气灶价格比竞争市场中的同类产品高8%以上,通常可以认为是燃气公司正在销售燃气灶。有剥削性的虐待。第二是时间比较。对于没有可比价格的产品或服务,如客运或货物运输费,由于中国只有一家铁路运输企业,企业所属集团公司使用“合资企业”或“限制港”制造汽车皮肤自由上升并获得高量。垄断利润的行为使得通过比较两个市场的方法很难确定价格上涨的非法性或不合理性。对于无法进行“空间比较”的产品或服务,他们可以将过去的价格与当前价格进行比较,然后评估价格上涨是否合理。该比较方法可以称为“时间比较”。第三是成本加合理利润的比较。该方法首先确定产品或服务的成本,然后将其与成本进行比较,以确定公司获得的利润是否合理。德国采用这种方法来控制制药行业的价格。 3然而,这种方法有时在实践中难以接受,因为其后果是政府的直接价格限制。

人们提出的问题是,如果公司因政府的价格限制而破产,谁应该对公司负责。而且,即使公司没有破产,谁负责扩大生产所需的资金。但是,这种方法是基于产品定价的基本原则,具有很大的合理性。对于中国反垄断执法机构来说,监管公共企业的价格行为应该是一种沉重的手段。特别是,当公司不遵守国家的定价规则时,这是一种剥削行为,超出了提高价格或过度收费的权利。0

中国作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国家是否必须制定反垄断法已经不容置疑,因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必须建立法律制度来保护竞争。我国的反垄断法,一方面需要制止或限制竞争卡特尔,按价格约定,限制市场的生产和销售部门的数量;要求规范企业合并,防止或加强市场支配地位;需要制止政府及其下属部门滥用行政权力进行区域封锁和部门垄断;有必要对具有专有地位的公营企业和其他企业进行监督管理,防止其滥用市场支配力。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对外开放政策的实施,大量外国公司和外国商品涌入我们的市场,与中国企业和商品竞争,因此我们迫切需要规范外国反垄断竞争对手。因此,制定符合国际惯例的反垄断法,不仅有利于中国经济与世界经济的融合,而且有利于政府部门职能的转变,从而成为深化的催化剂。中国经济体制改革与加快政治体制改革。